倚天之衣冠禽兽

8第七章 医术

依茨2017-3-6 17:43:53Ctrl+D 收藏本站

    如此这般过了七八日,宋青书的情况愈见糟糕,寒毒发作的间隔也愈发的短。张无忌也曾求过胡青牛出手替宋青书医治,胡青牛只是冷冷的道:“说过不治,总之是不治了。”

    张无忌恨得咬牙,又担忧师兄性命,最后无法,只得自制了几根竹签,试探着在宋青书身上扎了下去。他虽是把胡青牛所为生搬硬套了过来,只是毕竟没有替人医治过,手下的更是自己依赖无比的师兄,每一针下去均是小心无比,时刻观察着宋青书的反应。

    宋青书也是死马当活马医,若不让张无忌医治,只怕还支撑不到和张无忌去那无名谷底自己就死翘了。因此也是随便张无忌折腾,只是每次面对那些苦涩的不知名的汤药,宋青书还是忍不住皱起眉头,但为了保命,每次只得闭气强自喝下去。

    两人如此这般过了一个多月,最后倒也让张无忌逐渐找到了一点头绪,宋青书的精神也好了许多,体内原本滞涩的真气也运转流畅了起来。而这期间常遇春的伤势早已完好,辞别了两人带着周辰先行离去。

    张无忌见自己所学有效,兴致更高,每日孜孜不倦的阅读医术,记忆药典,遇到疑难不明之处,便向胡青牛请教。有时也提一些奇问怪想,颇能触发胡青牛以前从未想过的某些途径。而这些都让胡青牛对他更增好感,对张无忌也是详加指点。

    又过了数月,有一日胡青牛忽然发觉张无忌体内散入三焦的寒毒再也不能逼出,潜心苦思之下,仍没有丝毫办法。张无忌在知道胡青牛没法医治之时,倒也不伤心,只是去对宋青书说了。宋青书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无碍,你我最终都会活的好好的。”

    张无忌虽不知为何宋青书一直如此肯定两人都不会死,但他想着若是能和师兄一起死,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此也就不放在心上。

    而胡青牛心知张无忌活不了多久,对他倒是变了一番心情,又见他每日仍旧研究阴阳五行之变、方脉针灸之术,便不时指点他。张无忌悟性奇高,又潜心钻研,此番得胡青牛指点,对医理之道更是进步飞快。倒是让胡青牛心生可惜了他这番资质。

    谷中安静无事,常遇春也来看过两人几次,送了些衣物用品,又说了些江湖争斗,每次只是匆匆而来,稍住数日即去。

    到有一日,胡青牛谷外忽然来了三个汉子求医,却是那华山派鲜于掌门的弟子,胡青牛一听这个名字,顿时大怒让那些人滚。

    宋青书自那些人到来之后,心中便是有些兴奋,知道事情的转机终于开始了,只是呆在平日里所呆的大石块上,静静的听着前院的动静。

    果然没多久又不断的有人前来求医,各派武林人士都有,直到旁晚时分,又来了一个女子带着一个小女孩,宋青书与张无忌一瞧,却是当日在武当山上见过的纪晓芙,看那女孩与她颇有相似之处,应该就是她的女儿了。

    对纪晓芙宋青书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追求自己的感情并没有错,但是却不该耽误另一个人的人生,而这个人刚好是宋青书在乎的人,所以才会有当日武当山的一幕,若是换了一个人,宋青书是绝不会多管闲事的。

    此时的杨不悔不过是□岁,眉目如画,黑漆般的大眼珠咕噜噜的转动,站在纪晓芙身边,静静的显得很是乖巧,而纪晓芙不时的咳嗽几声,而且左肩和左臂都受了极厉害的刀剑之伤,不断的渗出鲜血。

    宋青书想到两年前的事情,考虑了一番对张无忌道:“无忌,从现在起,不要在外人面前提起我的存在,特别是纪晓芙面前。而你现在去给她医治,好吗?”

    张无忌虽说不知道师兄为何要这么做,但还是信任的点头。他现在对于诊断病情、用药变化诸道已有所成就,只是限于见闻阅历,和胡青牛相去甚远,但针灸一门,却是因不时要替宋青书医治的缘故而学到了七八成。

    纪晓芙当日在武当山见到张无忌时,他不过才十岁,以为他年纪小,不懂男女之情,应该还不懂自己与殷梨亭之事,因此见到张无忌只是脸色涨红了一下就恢复了,待见到张无忌拿出金针,更是欣喜。

    杨不悔见张无忌替母亲医治,忽然走上前去,抱住张无忌,在他面颊上吻了一下。张无忌顿时愣住,随即想到师兄在房中不知看到了没有,不知怎的有些心慌,顿时沉下脸,转身就朝房间跑去。

    而不巧的是宋青书刚才正好站在窗棱前,正好看到了这一幕,见张无忌跑进来,轻笑一声道:“臭小子,这么小就有女人缘了。”

    张无忌见宋青书没有不悦,心下虽是松了一口气,但不知为何还是有些闷闷的,忙握住宋青书修长的手,认真的道:“师兄,我不喜欢的。”复又皱了皱眉,道:“很讨厌。”

    宋青书一愣,没有多问,但还是有些宠溺的道:“不喜欢以后就不要让她靠近你了。”

    张无忌没有丝毫犹豫狠狠的点头。

    之后可能是纪晓芙与杨不悔说过了,小姑娘倒是没有再做出如此行为。张无忌仔细的替纪晓芙身上的刀伤包扎好,又开了一张药方,让小童煎了药。才回到宋青书房中,宋青书让他吃了饭,见外面躺了一地的人,思虑了一会道:“无忌,你学医至今,缺少实践,如今可是有现成的病例,可有兴趣一试?”

    张无忌对宋青书的话一向言听计从,自是没有异议。正好那些人见张无忌替纪晓芙医治,正要相求,见张无忌主动,更是欣喜。

    这些人身上所受的伤,千奇百怪,都是医术上所提的疑难杂症,没有丝毫相同之处,张无忌医治起来也是艰难无比,但他丝毫没有泄气,反倒兴致勃勃,遇到不解之处又去翻看医书典籍。

    他于这些人针灸试药,自是与对宋青书不同,没有丝毫顾忌。这些年他受宋青书教导,又在“见死不救”胡青牛这里待了许久,对待人命观念也是看淡了许多。把医典上所记载的药房一一实验在这些人的身上,颇有把这些人当成试药的药人一般。

    如此忙了好几天,中间张无忌遇到不解之处也曾假托明教弟子受伤询问过胡青牛,胡青牛虽知其用意,但还是教以治法。

    这般过了好几日,众人的伤势均有所好转,众人对张无忌颇为感激。只是又过了几日,这些人的伤势又都反复了起来,张无忌苦思不得解法,最后还是宋青书看不过去,弹了一下他的额头,轻声道:“别想了,早些睡吧。”

    后又见他翻来覆去的还是睡不着,本想一脚把他踢下床去,只是见张无忌眼底的青黑,还是把少年拉进怀里,手轻轻的在他背上一下一下的拍着。而张无忌被拥进满是宋青书气息的怀抱中,顿时那些病例药方什么的统统都消失不见,手环上宋青书的腰,很快就陷入睡梦之中。

    如此又过了几日,这天早上,张无忌依照往日一般前去胡青牛的茅屋中,推开门却发现空无一人,又找寻了一番,连平日里的童子都不见了,只余下桌上一张纸加两部手写医术,一本显是胡青牛所著的医经,另一本却是王难姑毒经。张无忌拿起纸张,只见是一张药方,上面只有当归、远志、生地、独活、防风五味药。

    张无忌不解其意,拿了药方与医术给宋青书看。宋青书看了一会,道:“先生应是叫我赶紧离开。”

    张无忌问:“那师兄,我们什么时候离开?”

    宋青书修长的眉不由皱起,他只知道大概的剧情,但这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却不知情,更别说由自己这只蝴蝶扇起的风到底改变了多少,事情变得越来越不好把握了。只是此刻离开是决计不行的,还没送杨不悔去明教呢。

    张无忌自是听从宋青书的决定,自从胡青牛莫名消失后,那些病人的伤势倒是逐渐好了起来,也没有再发生反复的现象,不到时日,各人陆续道谢辞去,只留下纪晓芙母女还留在谷中。

    这日宋青书留在屋内打坐修习内功,只是从天明只到傍晚也不见张无忌回来,不由的心里担忧,也顾不得会被纪晓芙母女看见,出门去寻找张无忌。

    刚走到小径处,就见张无忌带着小姑娘纪晓芙步伐慌乱的跑过来,见到宋青书,张无忌一把一把扑过来叫道:“师兄。”

    宋青书察觉到异状,低头一看,就见张无忌手腕至手指尖,居然尘紫黑之色,随即又发现张无忌原本白净的小脸上居然被划了一道血痕,脸色一沉,“怎么回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