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5第四章 同居

依茨2017-3-6 17:43:40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章同居

    宋青书只觉周围仿若置身于一片冰山一般,寒冷彻骨,只是胸口处却宛若炭火炙烤一般,浑身端的是难受无比。睁开眼来,就见太师傅张三丰坐在床边,眼带慈爱的看着他。

    “师公。”宋青书挣扎着想坐起来。

    张三丰忙按住他的肩膀,微笑道:“青书,好好休息。”

    宋青书眼尖的瞥见张三丰眼中一闪而过的忧虑,想到张无忌,不由的问道:“师公,无忌他怎么样了?”

    张三丰叹了口气,手轻抚宋青书的头发,避而不答道:“青书,你此次下山怎会受此重伤,又是怎的和无忌认识的?”

    宋青书见张三丰避而不答,知道大概是张无忌状况不好,他知张无忌应是中了玄冥神掌,就连张三丰也毫无办法。不过这只是张无忌必经的历程,但他又不能说出来。

    待宋青书把怎么遇见张无忌,又去相救,最后被那玄冥二老打伤都说了一遍。这时他身上寒冷更甚,心口处更是痛的很。宋青书用手掩住口,忍不住咳出声来。

    张三丰神色一肃,手指连伸,点了宋青书身上十八处大穴。宋青书脸上顿时升起一丝绿气,越来越浓。张三丰除去宋青书身上衣服,自己也解开道袍,胸膛与他背心相贴。

    张三丰一生并未婚娶,虽到百岁,仍是童男之体,八十余载的修为,那“纯阳无极功”更是练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此时他正是以这内功吸去宋青书身上的阴寒毒气。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待宋青书脸上的绿气逐渐散去,张三丰才停下来,替宋青书掩好衣物。宋青书刚才趁衣物被解下之时,扫了一眼身体,待见到胸口上那乌黑掌印之时,心更是沉到了底。

    “青书,你与无忌皆中了那玄冥神掌。不过你内力较为深厚,从小修习纯阳内功,比之无忌的情况要好上许多。”张三丰见宋青书面色镇定,又安慰道:“青书,你放心,师公一定会救你们的。”

    宋青书微笑着点头,“我知道,师公,我和无忌都不会死的。”

    待张三丰走后,寂静的房中忽然响起一个声音,“靠,看来这下要紧紧的跟着张无忌那小子了。”

    宋青书躺在床上,想着自遇见张无忌之后发生的事,本以为是把那小子救出来了,只是没想到都到了武当山,却还是功亏一篑,一切事情又都回到了正轨,什么都没改变,反而把自己给搭进去了,这可是玄冥神掌啊,弄不好就要死人的。

    宋青书躺在床上想了想,还是站起身向外面走去,找了个小童问了张无忌之后,发现那小子竟然就住在自己隔壁的厢房中。推开房门,就见宋远桥正把张无忌抱在怀中,如刚才张三丰替自己疗伤一般,而一边的地上俞莲舟等人皆坐在一旁,垂帘入定。

    而张无忌面色青白,眼睛紧闭,昏迷不醒,比之宋青书严重许多,这让某个受牵连的人内心被安慰了许多。

    宋青书也不出声,坐在一旁的角落里,不一会,张三丰自门外走进来,端坐在他身旁,手捋着胡须沉思。宋青书回想起先前冰寒彻骨与炭火炙烤混合的痛苦感觉,身子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寒颤。一旁的张三丰察觉,回转过身,伸出手指探在他的手腕上,担忧的问道:“又发作了吗?”

    宋青书摇了摇头,把刚才的想法说出来,“太师公,我想学习你的九阳神功。”宋青书想到原著中的张无忌应该就是后来在山谷中大白猿的腹中找到了九阴真经,继而修习其上的九阳神功,才会把寒毒给解开。而张三丰所学九阳神功虽不全,但应该也能缓解一□上的寒毒吧。

    果然,张三丰听闻宋青书所言,先是一顿,随后眼里却有一丝喜色,这九阳神功乃纯阳内功,对抗这寒毒应有奇效,点了点头,又有些可惜当年自师父觉远大师那里所学的九阳神功不全。正好这时床上的张无忌也醒了过来,见到宋青书,顿时眼里又出现了一丝泪花,欣喜的唤道:“师兄。”

    宋青书此时对张无忌的感觉颇复杂,一方面对张无忌先前以身相救有些感动,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受到了张无忌的牵连而中了玄冥神掌有些恼怒,混合起来就有些复杂。不过此时看到张无忌欣喜中夹杂着依赖的目光,又想到他刚父母双亡,心里不由的一软。

    宋青书在张无忌高兴的目光中走过去,把他抱在怀中。张无忌立刻如八爪鱼一般双手牢牢的揽在宋青书的脖子上。张三丰以及武当六侠见他二人感情如此之好,不由感到欣慰。

    “青书,你年龄比无忌大,日后定要好好照顾无忌。”宋远桥微笑着道。

    “是。”宋青书恭敬的回道。心下却在暗暗吐槽,这小子以后就是明教大教主,哪里用得着他来照顾,说不定自己还要好好的巴着他才行。

    倒是张无忌连忙接口道:“无忌也会照顾师兄的。”

    宋青书没好气的敲了下他的头,张三丰与武当六侠都不由的露出微笑来。张三丰想到先前宋青书所说,坐在二人面前,将“九阳神功”的练法和口诀传给二人,吩咐两人勤加练习,又道:“无忌,以后你就与你师兄住一个房间吧。”

    宋青书本欲拒绝,张三丰又道:“你二人均身重寒毒,以后每日你师叔他们都会来为你们驱毒,而且你二人同时练习这“九阳神功”,若有不解之处,也可共同探讨。”

    宋青书也知道自己在理解这些内功心法方面没有这些正宗的古人强,又想到多和张无忌培养感情也好,遂点了点头。至于张无忌一听以后都和师兄住在一起,更是喜形于色。

    就这般,宋青书与张无忌从此开始了同居的生活。

    而殷梨亭与纪晓芙之事宋青书也从宋远桥之处询问而得,当日纪晓芙被宋青书质问,脸色大变,显是另有隐情。当时虽是因为宋青书与张无忌的昏迷而令武当诸侠无瑕顾及她,但随后还是唤了她前来询问。而纪晓芙只当宋青书已发觉她与杨逍的事,加上对殷梨亭深感内疚,虽未明确说出杨逍的身份,但也说明自己已另有意中人并育有一女。当下殷梨亭如遭雷击,而武当诸侠也是颇为气愤。自此之后,武当派与峨眉派的关系也僵持了起来。

    “九阳神功”这一门功夫变化繁复,非一言可尽。张三丰只是把宋青书与张无忌二人领入其中,之后就让二人自行领会。张无忌与宋青书二人,前者聪明伶俐,加之从小受张翠山夫妇与谢逊的教导,基础打得很是牢固,对这内功心法也领会的快速,只是年龄较小,难免有些晦涩之处难以领会;而宋青书虽比不上张无忌从小被名师教导,只是这三年来也是刻苦学习,加之多了前世的历练经验,学起来倒也是进步快速。

    二人每每遇到不懂之处,先是相互探讨,若还是不解,才去张三丰处询问。张三丰对二人的表现也很是欣慰,深觉得武当派后继有人。

    宋青书自上次下山所见所闻,再加上这次受了伤,更加深刻的认识到在这个所谓的江湖,拳头大才是硬道理。经历了这些事,宋青书原本对这个世界的疏离之感也全都消失不见,那些在他面前活生生发生的事情无不让他清醒的认识到,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是他所存活的世界。

    而这段时间,宋远桥等人也是察觉到宋青书的变化,只是他们都以为是宋青书受伤的缘故,在他们心里,宋青书还是个小孩子,受伤了自然会依赖他们这些亲近之人,心疼之下对他也是更加关怀。

    而张无忌自父母双亡之后,似乎就把宋青书当成唯一的依靠,对他更是言听计从。他本是爱哭爱闹的年纪,却是聪明乖巧,每日乖乖的跟在宋青书的身后,枯燥的跟着宋青书练习九阳神功。就连每次寒毒发作的痛苦也都是强忍过去,只是每次驱毒之后都要赖在宋青书的怀里,软软的一声一声的唤道:“师兄,师兄……”

    一声一声满是依赖的声音让人的心都不由的软了下来,宋青书没有察觉,他看着张无忌的目光柔和中夹杂着心疼。

    而张无忌在宋青书的观念影响之下,加上先前被掳,父母又都被人逼死,也知道实力的重要性,每日随宋青书修习武功的时候更是毫不懈怠,再说每次师兄与他讨论九阳神功中的不解之处时,看到师兄对他的赞赏,心都高兴的快要蹦出来。

    二人在武当山上依法修炼了两年有余,又不间断的服食宋远桥等人找来的灵丹妙药,丹田中的氤氲紫气已有小成,最初二人均觉得伤势有所好转,只是到了后来,寒毒非但无法取出,反而胶固于经络百脉之中,脸上的绿气也是日甚一日,每当寒毒发作,所受的煎熬也是一日比一日厉害。

    张无忌年龄小,当日所受伤势又比宋青书更重,到了后期所受折磨更重,脸色日渐憔悴,以前还有些胖嘟嘟的脸更是瘦削下来,一双漆黑的眼睛显得更大。只是,每次驱毒之时,只要宋青书坐在一旁,他就乖乖的咬牙忍住,一声都不吭,让人心疼的很。

    这两年,宋青书对张无忌也是越来越关心,担心张无忌小小年纪整日呆在武当山上,又身受寒毒之苦,每当空闲之时,就把前世所知道的事情,或书上或电视看来的,或道听途说的事情,统统没头没脑的讲给张无忌听。

    只是这些在讲解这些东西之时,宋青书难免会加上自己的看法,比如在最初的时候,他给张无忌讲解的是现代社会大家耳熟能详的《安徒生童话》中的《海的女儿》,在讲到后来美人鱼变成泡沫消失在海底的时候,还没受到宋青书荼毒的张无忌小朋友忍不住为人鱼姑娘伤心起来。

    宋青书挑起张无忌的下巴,淡淡的道:“无忌,以后你若是有想要的东西,千万不要像人鱼一样只是默默的守在一旁,要主动出击,抢过来,知道吗?”

    看着张无忌有些茫然不解的眼神,宋青书站起来,俯视,“若是人鱼拥有强大的实力,她就可以把王子给抢过来,拥有王子。”弯下腰,手掌轻轻的拍着张无忌的脸颊,轻轻的道:“无忌,记住了,一切都靠实力说话,没有实力,什么都得不到。”

    一缕阳光从宋青书的身后照过来,在他周身轮廓泛起了淡淡的光芒,清秀俊逸的脸显得有些虚幻起来,张无忌不由的伸手抓住好像下一刻便要消失的人,眼神坚定的道:“师兄,我知道了。”

    于是,纯洁的张无忌小朋友在宋青书的教导之下,开始偏离了轨迹,性子也由原本的善良甚至可以说是软弱变得强硬起来,歪的越来越远。以至于在后来的后来,被张大教主以强大无比的实力给压在身下的某人恨恨的捶床,悔的肠子都快断了。

    作者有话要说:查漏补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