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4第三章 相救

依茨2017-3-6 17:43:36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章相救

    宋青书见那男孩冲进去,急忙跟上,待进了那囚室,入眼就是先前瞥过一眼的男孩也即张无忌被绑在十字架之上,虽有些狼狈,但除了脸上有巴掌印之外,倒没有受到别的伤害。看那巴掌印的大小,应该不是大人所致。

    宋青书不着痕迹的扫过囚室,先前那男孩已经冲到了一个大约七八岁左右的女孩身边,那女孩眉清目秀,年纪虽小,但已能看出日后的风华绝代,不同于中原女子的服饰,这女孩穿着一身利落的练功服,手中还拿了一支黑色的鞭子,鞭子的把柄处明黄的珠子镶嵌其中,显得华贵无比。脸上还隐隐有丝怒气,显然张无忌脸上的巴掌印是她所致。

    听先前男孩所喊的“敏敏”二字,这女孩显然就是汝阳王之女敏敏穆特尔,也就是倚天中的一号女主,张无忌以后的老婆赵敏。只是,原本猜测那男孩是赵敏的哥哥王保保,现在看来,应该不是了。

    “扎牙笃,你来干什么?”赵敏不悦的看着身边的男孩,如画的眉微微皱起。

    听见扎木笃这个名字,宋青书心神一动,莫非这男孩就是那七王爷之子?

    “敏敏,我想你了,所以就来找你。”扎牙笃眼含深情的看着赵敏如花般美丽的脸,眼睛眨也不眨。

    宋青书在一旁清楚的看见扎牙笃深情的眼神,恶寒了一下,这古代的小孩也太早熟了点,不管以后赵敏长的多风华绝代,这时的她也只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而已。,

    在赵敏的身后立着两个身影,这两人脸上如同罩着一层黑烟,一部稀稀朗朗的花白胡子,双目湛然有神,额头高耸,显然内力极为深厚。

    赵敏轻哼了一声,不再理睬扎木笃。扎牙笃倒也不生气,像是已经习惯赵敏如此态度,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赵敏。

    “玄冥二老,快问话吧。”赵敏冷然道。

    宋青书一惊,原来这二人竟是玄冥二老,事情越来越麻烦了。那玄冥二老中一人走到张无忌面前,阴沉着声音道:“小子,金毛狮王谢逊在哪?”

    “你是坏人,我不告诉你。”张无忌用尚带着稚气的声音愤怒的说道。

    宋青书瞥了一眼张无忌清澈的没有一丝杂质仿若三四岁孩童一般的眼,暗叹一声,这张无忌十年来在冰火岛,所接触的只有张翠山夫妇与那谢逊,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与世隔绝,不知世事,心性全不似江湖儿女,竟然天真如此。

    那玄冥二老面无表情的掐住张无忌的喉咙,厉声道:“想死,我成全你。”

    张无忌眼白直翻,显是喘不过气来。宋青书心知张无忌没这么容易死,心下也不紧张。果然这时外面传来一个低沉压抑的声音:“且慢。”

    玄冥二老中本站在赵敏身后的那人听见声音向外面走去,宋青书向外看去,只见囚室外站立着一个身穿大披风,带着大风帽把脸都遮住只能看见一个下巴的人。

    宋青书虽不知这人是谁,但也知道此刻出现在这里的人绝不简单,眼见高手越来越多,事情越来越麻烦。宋青书低垂着眼,眼角不经意的扫过站在前面的两个小孩,眼睛不自觉的眯了眯。

    “啊,你干什么?”猛的扎木笃惊叫起来,那站在张无忌面前的玄冥二老之一反射性的把赵敏拉到身边,冷冷的看着宋青书。

    “你是何人?”本站在囚室之外的玄冥二老走进来,阴沉的盯着正把配剑架在扎木笃脖子上的宋青书。

    宋青书一手剑架在扎木笃脖子上,另一手按在他背心要穴上,面对玄冥二老的气势,站定如松,淡定自如。淡然道:“我是何人不重要,以七王爷之子,与你们换一人如何?”

    玄冥二老显然没想到宋青书居然会知道扎木笃的身份,皆看向赵敏。

    要说宋青书选择扎木笃而弃赵敏,并非没有理由。一则扎木笃身份较之赵敏更高;二则赵敏精灵古怪,更修习中原武功,而这扎木笃刚才宋青书就观察过,这人顶多修习过一些基本内功和马上功夫,武功应该不高。因此,总的来说,选择扎木笃为人质是更好的选择。

    “你要他?”赵敏指着张无忌,脸色淡然的看着宋青书。

    “郡主果然聪慧,不知郡主意下如何?”宋青书淡淡的夸赞道。心里却是暗生警惕,这赵敏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心机,果然厉害。

    “自然。”赵敏手一抬,止住玄冥二老的话语。

    宋青书见如此顺利,更是警惕,对已经被放下来的张无忌道:“无忌,过来。”

    张无忌也不说话,乖乖的走到宋青书身边,看着宋青书的眼光带着一丝崇拜和欣喜。这时候的张无忌满心以为救人的一定会是好人,因此没有丝毫怀疑就紧紧的跟着宋青书。

    宋青书见他如此倒是松了一口气,若是换了个精明的小孩,倒是有些麻烦。

    “还劳烦扎牙笃少爷送我二人一程,待我二人脱身后,定不会伤害扎牙笃少爷一根汗毛。”宋青书如此说道,目光却是紧盯着对面的赵敏与玄冥二老三人。

    赵敏微笑着点头,示意众人让开。这番姿态又让宋青书对她更是警惕了几分,这赵敏小小年纪,能有如此姿态,果然不凡。

    三人一路出的汝阳王府,宋青书口吹哨音,从街角那边急速传来一阵马蹄声,转眼间已到了眼前,正是宋青书的那匹青骢马。

    宋青书控在扎牙笃背心要穴的手松开,环上他的腰腹,提气轻身,带着扎牙笃一起落在马背上。随后让张无忌跃上马坐在他身后,待张无忌坐好后,对站在王府大门前的赵敏轻微颌首道:“多谢郡主。”

    赵敏微笑道:“这位少侠孤身一人前来,本郡主极为佩服,记住你了,定有再见之日。”

    宋青书无视她这带刺的话语,转身纵马离去。一路上后面虽然没有丝毫动静,但宋青书不敢松懈,趋马奔跑了一夜,中途又给三人换了身装束,直到出了元都很远才停下来。

    来到一处密林处,宋青书拎起扎牙笃向树林间扔去,双腿一夹马腹,加速离去。那扎牙笃在地上滚了一圈,站起身,怒声道:“小人,留下名号。”

    若是一般的正道人士,只怕会朗声接一句:在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武当宋青书。不过可惜,这如今的宋青书可不讲究光明正大这一套,后方的扎牙笃只听前方那一路挟持了自己的混蛋朗笑一声:“无名小人,不需扎牙笃少爷挂念。”

    扎牙笃看着渐渐远去的身影,恨恨的跺了下脚,却把那个混蛋的身影牢牢的记在了心底。这扎牙笃一生下来便身份高贵,锦衣玉食,底下的人也是伏小做低,从未受过这般羞辱。因为这次的被捕,扎牙笃之后发奋的去练武,心里发誓将来见到那混蛋,定要好好的一雪今日之耻。

    宋青书唯恐那汝阳王府之人追来,带着张无忌趁黑绕道,尽拣荒僻小路而行,朝宿宵行,幸好一路无事,不日便到了武当山下。宋青书多日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一口气,低下头看向一路极为乖巧的张无忌,笑道:“无忌,到了武当山了,你爹爹娘亲应该都在上面了,很快就能见到了。”

    一路上宋青书已经向张无忌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张无忌初到中原,被蒙古兵掳去之后,又被宋青书所救,再听说宋青书是同门师兄,对他的依赖更甚,一路上对他言听计从。

    宋青书见一路上急速行走张无忌都没抱怨一声,极为乖巧听话,加上每每这小子长了一张清秀的脸蛋,胖乎乎的更显得有些可爱,清澈的大眼睛中满是崇拜。这一路行来对张无忌倒也有几分亲近。

    “师兄,那我们赶快上去吧,我想娘亲了。”张无忌兴奋的道。

    宋青书点了点头,一手拉着张无忌向山道上走去。这日刚好是张三丰百岁寿辰,这山道之上也有些武林人士行走。宋青书不着痕迹的扫过去,这些人之中有不少腰间胀鼓鼓地,显然是暗藏兵器。宋青书微皱眉头,拉着张无忌加快脚步。

    宋青书心知这些人来此大多不怀好意,只是想不到解决之法,只想到赶紧带了张无忌上山,待见到太师公之后自有他老人家定夺。

    宋青书正思索间,一阵危险感从侧面传来,因为到了武当山地界,宋青书不自觉的有些松懈下来,待察觉到危险时,只能仓促的挥掌应对,只觉一股雄厚的掌力犹如排山倒海一般涌过来,整个人顿时向后退去。

    宋青书仓促应对,只觉喉间一甜,只见对面赫然是那玄冥二老之一,那人冷笑一声,不待宋青书恢复,又是一掌挥过来。这时宋青书只觉怀中一暖,一个小身影扑过来挡在身前,随后一股冲力使宋青书踉跄着倒在地上,这时四周行走之人显然也注意到了这边,皆围过来。

    那玄冥二老冷哼一声,抓住滚落在一旁的张无忌,几个起落间已消失在山林间。宋青书喉中一口鲜血终是忍不住喷出来,在周围之人的惊叫之中陷入黑暗之中。

    待宋青书从黑暗之中醒来,已是在熟悉的厢房里,先前闷痛的胸口已有所缓和,口中尚有一股清甜香气,显然已服用过疗伤的药物。手撑着床慢慢的起身,旁边的房间隐隐传来一股药味,宋青书从窗棱的缝隙中隐约看见母亲熟悉的身影,心下一暖,随即想到那个挡在自己身前的小身影,不觉有些复杂起来。

    对张无忌,宋青书一开始更多的是一种交好的心思,虽说未必是利用,但也好不到哪里去,总之没有用真心相待。就算是后来一路上的相处,也是淡淡的。只是……却没想到那孩子居然毫不犹豫的挡在他面前。

    宋青书想到那玄冥二老两人,心里就是一紧,抬步向着大殿的方向而去。刚踏进大门,就听到张无忌悲伤的大叫声:“娘,娘。”

    宋青书快走几步,见地上除了先前所见的那个美妇人之外,还有一中年俊美男子倒在地上,二人一人胸口插着一把短匕首,一人脖间鲜血直流。而张无忌站在一旁,悲痛无比,眼中泪水滚来滚去就,但却拼命忍住不掉下来。宋青书头中一阵眩晕,原来他这么努力,都不能改变事情的结果吗?

    见到宋青书,张无忌扑过来,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宋青书强咽下因为张无忌撞到胸口之处引起的腥甜气息,坚定的推开张无忌的肩,看着他的眼睛,“无忌,别在这些人面前哭,他们不配。”

    少年淡淡的话语,扫视过众人淡淡的眼神,让在场众人背上都不自禁感到一阵寒意。张无忌看着宋青书坚定的眼神,手狠狠的擦掉眼泪,道:“我不哭,我一定不哭,不哭给这些恶人看。”

    在场众人对上张无忌带泪的清澈眼神,皆有些不敢直视,纷纷告辞。宋青书只觉内伤似乎更重,头中有些眩晕,但仍勉力支撑。只到隐隐听见一个名字,才强打起精神来,模模糊糊的看见殷梨亭对面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

    “纪晓芙姑娘,可以请你说明你和杨逍的关系吗?若无意我六叔,还请说个清楚明白,不要耽误了他,你也耽误不起。”宋青书平日淡然的声音此时因强压住伤势显得有些嘶哑,不过却让站在殷梨亭对面的女子狠狠一颤,脸色变得惨白。

    宋青书深吸一口气,正待说什么,旁边一个身影倒过来。却原来是张无忌悲痛之极,一口气转不过来,摔倒过来。若是宋青书无碍,自然可以安稳的接住张无忌,只是这时宋青书已是全靠一股毅力支撑,被张无忌这一撞,强压在喉间的鲜血顿时喷了出来,整个人软软的倒了下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