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3第二章 初见

依茨2017-3-6 17:43:31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章初见

    过了汉口,下一处便是安陆,如今鞑子猖狂,在外的行人也是愈发的少了。这日大路上出现了一个少年,这少年十五六岁年纪,身穿黑色衣衫,骑着一头青骢马,腰悬长剑,很是悠闲,不疾不徐的走着。

    这少年自是从武当山上下来历练的宋青书,距离他下山之日已有半年之久,过几日便是四月初九,是师公张三丰的百岁大寿,宋青书正准备赶回去。

    说起张三丰这位武当派的始祖,太极功的创始人,除了那次张三丰被宋远桥请出来替他看病之外,宋青书见到的次数也是很少。而那个时候的宋青书又紧张自己这个冒牌货被认出来也就没有好好打量张三丰,只是低眉顺目的也不怎么说话。少有的几次见面,张三丰给宋青书的印象可以概括为四个字:仙风道骨。

    用这四个字来概括张三丰,丝毫不夸张,这个时候的张三丰武功已经达到了圆润自如的境界,整个人周围游荡着一股自然之意,没有一丝压迫,就仿佛整个人都融入了自然之中,仿若清风明月。加上张三丰的形象也确实符合一个高手的形象,一身简单素白的道袍,挽起的鬓发,银白的胡须柔顺的垂落在胸前,简直就仿佛画中的人物一样,见之心生敬仰。

    这个时候的张三丰经常闭关,武当派的事物大多由宋远桥与其他师兄弟打理。而张三丰对宋青书这个武当七侠名下唯一的儿子自然是疼爱的,为数不多的出关都会召了宋青书去问话。而张三丰对宋青书讲解的只言片语也往往给他带来很大的顿悟,每每让他敬畏崇拜之心更重。而对于宋青书武功平平之事,张三丰也不若宋远桥等人般失望,从不在他面前提起,也没有让演示过。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宋青书的错觉,到了第三年的时候,偶尔他会在张三丰的眼底看到一丝欣慰之意。

    宋青书从来没想过自己的那点藏拙可以瞒得过太极宗师张三丰,不过张三丰不挑明,他也就佯装不知,甚至有时候会觉得好笑,原来师公也偶尔会有顽皮的时候么。

    自武当山下来之后,宋青书没有明确目的,随处而去,一路所见,鞑子兵凶残成性,甚至是未满月的婴儿也不放过,所过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这一段历史,是大宋朝的腐朽,即使宋青书知道这是历史必经的过程,但每每见到那些场景都忍不住出手,虽说宋青书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就是他前世也做过不少坏事,和那些小混混去收保护费的时候他也砍过人,自然也被人砍过。

    他,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只是,对不知世事的孩童出手总是不可原谅的,更别说那些以虐杀为乐的鞑子士兵。

    下山这大半年,宋青书原本只是自行练习的武功也得到了很大的巩固,同时也让他认识到了江湖的危险,甚至有几次身受重伤,全靠一股毅力支撑着。当然伴随着危险的的同时,是他武功的飞速进步,去除了招式中的花俏,一招一式都变得干脆利落起来,杀敌威力大大增强,在轻功逃命方面更是进步神速。

    宋青书正慢悠悠的晃悠着,忽然从后方传来一阵呼喝声。一道迅疾的身影从后方飞快的接近,宋青书暗暗心惊,这人好厉害的轻功,全身都不由的戒备起来。

    待那人接近,宋青书才发现竟然是一个元兵,怀里还抱着一个十岁左右长的有些胖的小男孩,那男孩眼里都是惊惧,还有一丝泪花。看那男孩打扮,显然是中原人。

    不过虽是如此,宋青书也没有想要去救人,虽未交手,单看那元兵的轻功,就知这人内力深厚,宋青书倒也不会不自量力,更何况为了一个不认识的小孩去拼命,根本不是宋青书的作风。

    宋青书不欲招惹强敌,驱动身下青骢马向路边靠近。未料他肯想让,旁人却未必。那元兵冷哼一声,随手一掌向宋青书拍去。幸亏宋青书早有戒备,顺势从马背上后跃,双掌向前,只觉一股极阴寒的掌力冲过来,霎时间全身寒冷透骨,身子向后倒退三步。

    那元兵见宋青书接下这一掌也是微微惊诧,显然是没想到宋青书居然能接下这一掌,不过后面还有追兵,他脚步不停,顷刻间已奔出十丈余。

    而宋青书见那元兵走远,心下刚松了口气,就见后方奔过来一人,那女子二十七八左右,生的极是美丽,脸色苍白脚步有些蹒跚,显然已筋疲力尽,眼见那元兵不见身影,哭喊道:“无忌,无忌……”

    宋青书刚跨上马正欲离去,听见这个名字,动作不由一顿。只是犹豫了一瞬间,脑海中转瞬间划过许多纷繁的思绪,嘴唇轻抿,就驱使着身下的青骢马向着先前那元兵离去的方向追去。

    宋青书身下的青骢马虽是马中极品,但那元兵轻功甚是了得,早已不见人影。还好宋青书心知张无忌定是被玄冥二老带到了汝阳王府,倒也不会没有丝毫头绪。一路上打听路线,朝宿夜行,一路无事。

    不出几日,宋青书已抵达元朝的京城大都。其时蒙古人铁骑所至,直至数万里,元都也就是后代之北京,帝皇之居,各小国各部族的使臣贡员,不计其数。宋青书一进城门,便见街上来来往往,许多都是黄发碧眼之辈。

    宋青书没有急着去汝阳王府,而是在西城偏僻之所找了一家客店投宿。要了间上房,悠闲的洗去身上的风尘,换身干净的衣物,又要了些吃食,随后在床铺上休息。宋青书出手阔绰,加上人长得俊秀,倒像是个富家公子。

    到了晚间二更时分,宋青书从窗中跃出,向着汝阳王府的方位潜行而去,一路展开轻功,片刻间便已到了汝阳王府前。宋青书绕到王府左侧,左右张望无人,把耳朵贴在墙上,听着里面的动静,待一行巡查士兵过去,跃进高墙之内,以树为隐蔽。

    这夜天公作美,风势颇大,借助风动落叶之声,宋青书谨慎移步,动作更是隐蔽。宋青书深知汝阳王府收罗众多高手,绝不是他可以抵挡的住。只是事关张无忌,不容退缩。

    其实这趟来救张无忌倒不是说宋青书对他有多深的情谊,毕竟就算是对于五侠张翠山他也没多深的感情,更何况是张无忌了。只是这张无忌是倚天一书中的头号主角,好运爆满,和他作对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

    此人只能善待,不可交恶,若是能施之以恩情,则更佳。这次来宋青书也并不是一时冲动之下的不自量力,一路上他仔细的想过了,这次救张无忌只能用计,不可硬攻。

    寻了个机会,宋青书制住了一个落单的巡查士兵,换上了那士兵的头盔衣物,夜间视野朦胧之下,倒也不易分辨。按照先前从那士兵口中逼问出来的信息,宋青书拐了好几个弯,有惊无险的躲过几次巡查士兵,更有一次直接与那些士兵擦肩而过,幸好这些士兵之间并不是全部熟悉彼此的相貌,简单的询问之下,宋青书灵活的回答之后就避开了。

    宋青书前世在社会的底层活动,可谓是练就了一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功夫,虽说对这汝阳王府不甚熟悉,但敷衍那些士兵倒是绰绰有余。

    越靠近王府中央,巡查的士兵更紧密了起来,宋青书沉稳的行走在走廊之间,眼见离那据说关押张无忌的居所近了,刚经过的一间厢房“吱呀”一声开来。

    “等等。”那声音带着一丝变声期男孩的沙哑。

    宋青书强压下全身反射性的紧绷,维持着周身的气息不变。要知练武之人对气息最是敏感,若此刻宋青书全身戒备,身体紧绷,那几乎不用说明就已经足以让人怀疑他有问题了。

    宋青书镇定的转过身,低垂着头,双手下垂,恭敬的道:“公子,请问有什么吩咐?”

    “你陪我去一趟地牢。”那人说道,率先向前走去。

    宋青书还来不及惊喜,忙侧身相让,眼角瞥了一眼那人,是一位大约十二三岁左右,身穿锦绣华服的男孩,脸上的轮廓很深,发丝大部分被一个金色的发冠拢在头顶,只垂下一部分在肩头。这男孩年纪虽小,但已有有一种异域的俊美,骨骼高大,整个人显得粗犷有力,与宋青书的俊秀截然相反。

    宋青书暗自猜测,在这汝阳王府之内这般年纪打扮的可能就是那赵敏的哥哥王保保,只是不知为何这人身边竟无一人服侍。

    不过宋青书也没有多想,毕竟这样光明正大的进入地牢之中,对他来说更是求之不得。

    宋青书紧随在男孩身后,小心的观察,发现那男孩脸上脸上满是雀跃之色,眼里更是带了一丝兴奋。心中不禁有些疑惑,还未想明白,两人已到了那地牢之前,而那些守卫见到这男孩也没多加询问,更是让宋青书确信男孩身份不凡。

    穿过长长的走道,经过几件囚室,宋青书不经意的看过去,里面的人大多衣衫褴褛,身上满布血迹,看不清样貌,大多都受到了严刑。其中大多都是中原人士,也有少数骨骼高大的蒙古人。

    走到靠里边的一间囚室,走在前方的男孩加快脚步跑进去,大声叫道:“敏敏,我来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