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2第一章 宋青书

依茨2017-3-6 17:43:27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章宋青书

    阳春三月,正是百花齐放的时节,微风吹过,混杂着各种花香的气味在空中弥漫开来,让人心情一阵舒爽。

    空中隐隐传来一阵整齐的呼喝声,视线转移过去,只见山峦间耸立着一座巨大的道观,空中散发着一股檀香的气味,混杂着青草花香的气息,让人的心都宁静下来。

    道观中央的广场上,排列整齐的少年道士跟随着高台上的男子挥动着拳法,少年们大多在十五六岁的年纪,身穿白色的外衫,脚踏黑色的靴子,举手投足间已隐隐具备一丝气势,眼睛专注的跟随着高台上男子的动作,脸上都是认真的表情。高台上的男子白色的衣衫腰间一条黑色的腰带,白衫外面罩了一层黑色纱衣,与台下稍显稚气的少年相比,整个人显得成熟而稳重。

    男子手势挥动间,流畅而圆润,没有丝毫停顿,举手投足之间只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可见其对这套拳法已经到了熟练于心的地步了。一套拳法打完,男子收势,缓缓转过身来,只见男子年约四十左右,浓黑的眉下面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略微有些厚的唇,一头黑发全部束起收拢在黑色的头冠之中,整个人显得有些严谨。

    这男子乃是武当派大弟子,名宋远桥,名列武当七侠之首。武当派中,张三丰早已不管俗事,派中事物俱教给几个弟子来管理,而武当七子中俞岱岩受伤,张翠山失踪,只剩下五人。教授武艺之事由五人轮流传授,这日正好轮到宋远桥,才有这般场景。

    宋远桥看着道场中众弟子对于刚才传授的拳法已能连贯而上,挥动之间已能看出领悟了十之二三,在这般短时间之下已是不错。宋远桥威严的脸上也忍不住浮上一丝微笑,抿紧的唇角也松开。

    视线在场中扫过,宋远桥本微扬起的唇角忽的抿紧,眉间也微微皱起,招手换来一旁的小童,低声吩咐了几句,转身离去。

    宋远桥离开道场后,沉着脸运起轻功向后山走去,穿过树林,视线突然开阔起来,却是这山林之中竟然有一片空旷之地,四周都是高大的树木,唯有这方圆之地长着青翠的小草和几朵野花。

    不过这般美景宋远桥却是无瑕欣赏,沉着脸喝道:“青书。”

    只见在草地中央躺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穿着和那些少年道士一样的衣衫。少年左腿架在右腿上,慢悠悠的很是悠闲的晃着。听见宋远桥明显带着怒气的低喝声,少年反应迅速的跳起来,口中尚还叼着一根草。

    待少年站起身来,才看清全貌,只见少年修长的眉下一双清澈的眼睛,眼角微微上挑,带着一丝笑意,挺翘的鼻梁下一双薄薄的嘴唇,一头黑发虽是束在头顶,只是大概是因为在草地上躺久的原因,有几缕发丝不老实的垂下来,给少年俊秀的眉眼染上一丝不羁。

    这个少年自然就是武当宋远桥的儿子,宋青书。

    宋青书讪讪的叫道:“爹。”

    一开口口中的草根就掉了下来,看着宋远桥略微有些难看的脸色,宋青书垂下头,低眉顺眼的等着如以往一般的训诫。

    宋远桥看着他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一股怒气更是涌上心头,右手抬起,瞪着少年没有丝毫悔改的样子,良久无奈的低叹一声,这个孩子,自从三年前不慎磕到头之后就恍若变了一个人般,练武也不若之前积极,就连以前所学也忘得七七八八,终日恍恍惚惚。

    “青书,过几天你下山去吧。”宋远桥厚实的手掌抚上少年的头顶。

    宋青书显然没想到父亲居然会说出这句话来,抬起头来有些惊愕的看着宋远桥。宋远桥眼神淡淡的道:“既然你无心练武,还不如下山历练去吧。”

    说完也不待宋青书反应,转身几个起落间消失在层层树林之中。

    宋青书垂下眼眸,看不清眼中的神色,清晨的阳光照射下来,少年的身影竟然隐隐透出一丝落寞。良久,少年仰躺在地上,手微遮住双眼,嘴边溢出一丝呢喃:原来,终究还是要面对这个世界吗?

    山间的微风吹过,清新的空气,碧蓝的天空,让少年恍惚想起那个空气污浊天空终日灰蒙蒙的世界,周公梦蝶,只是到底哪个才是梦境呢?

    宋青书原本不叫宋青书,或者说是上辈子不是这个名字,上辈子他孤儿出身,十五岁之后就单独出来闯荡,当服务员,做搬运工,凡是能赚钱的活他都干,没有学历,他只能做这些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工作,拿着少量的工资,每天累的像死狗一样,甚至有时候会跟在一些小混混身后去收保护费,也曾拿过刀棍砍过人。

    那时候的他,在别人的眼中,只是一个无可救药的小混混。

    本以为生活就这样无趣的日服重复一日,直到遇到了她。那个美丽的女孩,他和她,第一次见面,是在路边,她的高跟鞋忽然坏了,跌倒在刚好路过的他身上,当时的女孩脸上羞涩的表情,让男人自惭形秽。

    本以为只是一次美好的邂逅,却没想第二天在他打工的那家餐厅又遇见了,只是他没想到女孩居然还记得他。之后,巧合的一次又一次,让后来的他每每想起都是那么可笑,那么明显的安排,只是那时的他,被女孩的美丽迷了心窍,毫不设防的踏入陷阱,没有看到艳丽的玫瑰下面隐藏的尖刺,直到最后,扎的满身是血。

    原来女孩的接近是为了一笔庞大的财产,本以为孤儿出身的他没有任何亲人,却没想到未谋面的父亲居然是一家跨国集团的老总,意外重伤之后也许终于想起还有一个他这样一个儿子,为他留下了一大笔遗产,而他的叔伯费尽心思找到了他,而女孩竟然是他的堂妹,在他和女孩打闹中无意签下的一份文件中竟然是放弃遗产继承权,而之后一切都仿若噩梦一般。女孩突然的消失,无意中遇见,高傲不屑的表情,都让他坠入地狱。

    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所谓的父亲生前有没有找过他,他又为什么会是个孤儿,至于所谓的遗产是对他的补偿吗?这一切,他不知道,没有机会知道了。

    他的死亡,在大多数人看来,是一场意外,路过一家商场时头顶忽然坠落的厚重招牌。最后一刻瞥见的熟悉身影,让他心里漫上浓浓的苦涩,最后划过心头的念头是:张无忌他娘说的真没错,果然是越美丽的女人,就越会骗人。

    本以为陷入黑暗之后再没有清醒的一天,却没想睁开眼来,床边喜极而泣的妇人,还有几个强装镇定穿着道袍的中年男子,他面无表情的低垂着眼,当那个妇人唤出“青书”的时候,心头划过一丝震惊。

    而之后了解到的一切,无不表明他来到了一个小说的世界,而他这个身体就是书中的炮灰角色,武当宋青书,出生名门,却因一个女子毁了前程,身败名裂。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而且他没有之前宋青书的任何记忆,那时的他才十二岁,而变得沉默的宋青书,宋远桥等人虽有些疑惑,但也都归咎于是受伤的缘故。只是那些宋青书所学的武功之类的他却是一无所知,他只能从头开始。

    只是让一个不知经脉穴道图不知丹田在何处的人从头开始学武又谈何容易,他只能加倍的努力,然而这个身体本身的资质就不是很好,加上一个半路出现的现代人,又无人专门教导,结果可想而知。

    而宋远桥等人愕然的发现以前在年轻弟子之中名列前茅的宋青书武功忽然变得一落千丈,最初宋远桥以为是宋青书偷懒的缘故,日日盯着他,但之后却发现宋青书不光内功心法,连自小就开始练习的武当派入门功夫都记不全。

    宋远桥最后无法,只得请出师父张三丰,张三丰仔细的检查之后,又问了宋青书一些问题,最后得出结论,宋青书得了失忆之症,之前的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宋远桥只得从最基础的教导宋青书,却失望的发现失忆后的宋青书对这些事情接受的极其缓慢,而且对练武之事的热情也不是很高,一年之后宋远桥也就失望不再整日盯着宋青书练武了。

    而没有宋远桥盯着的宋青书经常在武当派晃荡,更经常整日整日的不见人影,让宋远桥更加失望,到后来见宋青书武功没有丝毫进步,更是对他不抱期望,只能无奈的放逐了。

    前世的事情现在想想,真的像一个狗血大剧,只是那时候的他,被美色迷了眼,没有看到那么多疑点。现在想想,那时候的他,一贫如洗,没有高学历,值得一说的是还算英俊的相貌,但也不值得一个美丽的女子贴上来,若是发生在别人的身上,只怕他会当做笑话一般不屑的骂一句:傻缺。

    是啊,那时候的他在那女子的眼中可不就是一个傻瓜吗?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努力的融入这个陌生的世界,把自己真正的当做宋青书,他有父亲母亲,有师叔,有师公,还有师兄弟。只是每每看着身边的人事,都会让他有一种陌生的疏离感。

    面对父亲宋远桥的失望,他只能沉默,只是在宋远桥不知道的时候,是他不间断的练习武当派的一招一式。前世在底层挣扎的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自身实力的重要性,只是要让他在短短的时间内达到其他人的高度,加上他并不是天资聪颖的人物,这显然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而在宋远桥对他失望之后,当其他的师兄弟都在休息之时,宋青书也一个人在后山不断的练习。并非他不想在武堂的广场上练习,只是每次旁人投注在身上或怜悯或同情或幸灾乐祸的神情,都让宋青书犹如芒刺,也让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淡漠。到后来只有在每月一次的教学日才会出现在广场之上,其他时间都在后山随便找个空旷的地段不停的练习。

    在宋青书不分日夜的努力之下,他的武功也进步飞快,只是一直没与人切磋过。而每次在宋远桥面前,他表现出来的依然是武功不精的样子,宋远桥每次虽表现的无奈又有些失望,但还是尽力的指出他的不足之处,而母亲更是对他关爱非常。这些都被宋青书默默记在心里,因前世而冰冷的心也被温暖起来。

    来到这个世界三年,宋青书一直待在武当山上,可以说并没有真正的融入这个世界。现在宋远桥让他下山,宋青书心里有一丝迷茫,也有一丝对陌生世界的惶恐。

    看着头顶碧蓝的天空,宋青书的眼神渐渐坚定起来,这一世,定然要好好的活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开新坑了,大家有没有觉得这个事情很棒?嘿嘿~~

评论列表: